石庄门户网站

石庄门户网站
石庄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石庄门户网站> 旅游 > 集结号送分|太坏了,告诉你,中国画不能转基因

集结号送分|太坏了,告诉你,中国画不能转基因

2020-01-11 16:52:19   阅读:2442

集结号送分|太坏了,告诉你,中国画不能转基因

集结号送分,  近年来以“新”作为中国画的价值判断,其实是一种浅见,阻碍了全面认识传承与创新的关系。

  当前的中国画,大体呈现三种形态:一种是传统出新,一种是中西融合,两者共同特点是都没有离开具象;第三种是实验水墨,基本是抽象形态。这三种形态的中国画,不仅在竞胜互补中发展,也为美术品种和艺术门类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

中国画是一种精神生活方式

  中西融合与实验水墨都是20世纪出现的,反映了开拓中的前进,而传统出新形态则显示了传承中的发展。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美术评论家薛永年表示,需要把古代中国画和与其一脉相承的近现代传统出新的中国画放在其形成、发展的历史背景中去认识。不仅仅看中国画的视觉表现,更着眼于中国画文化,根究中国水墨画文化不可替代的独特的人文价值。

  写意画更重视“意”的表达,不追求对象刻画的逼真,而以抒写精神意趣为追求,以可视的“象”表达不可视的“意”,尤崇尚“意在象外”。在写意画中,画家表达的意、抒发的感情个性,既是个人的,又与群体连在一起,既是当下的,又与历史文化相联,这种写意精神,贯穿于文人画、民间绘画和宫廷绘画。传统的中国画是一种精神生活方式。

民族性不能丢

  随着西方写实绘画传入中国,使传统写意中国画,受到了冲击,尤其是人物画,出现了不少西化的国画。这样的创新其实是没有文化内涵的,丢失了民族性。中国画的民族审美特征是中国画的本质特征和生命线。

  在20世纪初,改革家大都以科学的眼光批判中国画、否定写意画、主张改造中国画。戊戌变法的领袖康有为批判文人画“专重写意,不尚肖物”,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领袖陈独秀更强调“输入写实主义”。他们都要求艺术向科学一样求真务实,在形似的基础上发挥创造,实际是以西画改造中国画,特别是以西画的写实技巧改造中国画,其结果一方面提高了中国人物画的“应物象形”能力,丰富了中国画的面貌,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中国画的写意传统。

有规律无定法

  “中国画创新不能丢掉笔墨精神。”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程大利称,近百年来,中国画的艺术价值在变淡变弱,很多国家博物馆都不愿意收藏20世纪的中国画,因为缺乏评价标准。

  中国画不长于宏大叙事,每件作品表达的是画家的内心感受,最高目标是完善人格的魅力。越成熟的艺术程式化越强,独造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在笔墨规律的框架下推陈出新,达到有规律无定法。

  有人认为,与西方绘画比较,国画不能被广泛普及,因此削弱了国画的价值。其实不然,国画对欣赏者有一定的文化要求,国画家讲求以画修身,提升自我,追求人格塑造。所以要求欣赏者要具备一定的修为。中国文化精神的重建,不能走转基因的路。

书画的真传统是什么

王进玉

当今书画界,几乎人人都在谈传统、标榜传统,甚至肆意地、过度地消费传统,那么书画的真传统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去更好地学习、继承和发扬它呢?一本古帖、一幅古画就完全代表真传统了吗?临摹得像就算得到传统的真经了吗?显然不是这么简单。

首先务必要清楚,传统不是死的,它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是我们在书画用笔用墨过程中自觉体现的,是在整个研习、创作时自然流露出的那股真正契合古人的精神,而非仅仅只是最后所呈现的那个简单图像,更非做作出来的虚假样式。

当今有很多所谓的传统派书画家,在创作时总是喜欢对着古帖古画一点点临、一点点摹、一点点蹭,整幅作品完成下来,抠哧好半天,甚至好几天或更长时间,工笔画如此,写意画也不例外,可谓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且更多的只是在意与古帖古画表面的相像,却忽略掉了内在的气息、气韵、格调、内涵等一件作品里更为重要的东西。当然也完全没有创作中所本该具有的那份轻松、自然,那份意会古人后的自如、表情达意时的真切,以及创作中与个体生命同频共振的状态。他们画起来费劲,观者看起来也会感觉很不轻松。

同时还有一种更为不可思议却也十分普遍的现象,即假如把古帖古画拿开,让其进行自由创作,他们往往会表现出无从下笔的惊慌和茫然,完成的作品与平常所临摹,或者自我标榜的那个"传统"大相径庭,反差极其明显。所以只求外在临摹得像不行,还要看临摹的过程,究竟怎样去临,怎样去摹,以及怎样将真正古法的用笔用墨演绎并转化为自我的娴熟运用。否则那样的传统只能说是伪传统,而与实际的真传统不可相提并论。所以真正的传统其实应该是对古人笔墨语言的内在消化和对其人文精神的内在继承。仅仅反映在笔墨形式和书写绘画的技法技巧上,显然是不够的,更为核心与关键的是要继承和发扬古人身上所具有的那份自觉自信的文化品质,以及流淌在他们血液中的清晰可见的人格精神。

另外,我们也一定要整体地、深入地理解传统,要把握古人所处的那个时代、所生活的历史与文化背景,以及作品里所彰显出的真实精神气象等,而非只是斤斤计较于某一点某一画、某一个局部或某一个细节。我注意到,现实中处处太过在意和追求小细节、小清新、小品味、小格调的人,往往胸怀都不怎么宽广,也总欠缺那么点真性情。生活上如此,体现在书画创作上亦然。他们作品的格局与面貌总显得小家子相,笔墨不够率意自然,章法也过于设计做作,而且这些人特别容易自我陶醉和满足,总以为自己领悟到了传统的真谛,却不知离真正传统的堂奥还相距甚远。何况传统本身又是丰富多元的,任何以蠡测海、一孔之见的做法都不可取!

最后还须强调一点,传统并非丈量艺术的唯一标尺,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基本准则。在历史长河里,传统也是在不断变化之中的,也是需要当随时代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以当下人的身份和视角来解读传统、理解传统,那么传统也理应具有它的当下意义。正如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所说的"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其实一切真传统也都有它的当代性,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分析和挖掘。而且我们学习传统的目的,从根本上讲还是要学以致用,为了当下更好地发展与创新。因此任何固守传统、满足于传统的行为,都是不明智的,也都是极不应该的。

(微 信 搜 索“ 画 友 文 学 天 地 ”,专 注 公 号,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